解析性虐歌手:变态嫌凶多重脸谱

  4月18日下午3时,记者来到了周友平的老家,湘乡市一个小镇。
  
  “喏,那家正在生烟的房子就是。”在村民的指引下,记者找到了一栋土坯房,找周家并不难,隔壁村的村民都知道周友平在外面犯了事,只是他们不知道具体犯的什么事,有村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电视里播的那个抢银行的抢劫犯。
  
  ■记者 杨艳 夏雄
  
  “高材生”
  
  “小时候成绩很好”
  
  “1989年考上中专,那个时候村里人都挺羡慕的。”隔壁村小卖部里的老板娘说,周友平小时候长得漂漂亮亮,成绩很好,是村里的高材生。
  
  邻居都说周的父亲以前唱歌也唱得好,“在村上搞宣传的”,所以他儿子的音乐细胞很好。
  
  村支书老文告诉记者,1994年周的父亲去世了。周家有三兄妹,大儿子在村里口碑不错,老实本分靠自己劳动挣钱。周和他姐姐去了长沙,周友平没有结婚,很少回来。
  
  “退学者”
  
  中途退学学校没有档案
  
  1989年,16岁的周友平考入湖南某艺校后,选择了花鼓戏班学习。可在这时他发现自己对女性没有任何兴趣。
  
  “那时候他说自己很痛苦,也想过正常人的生活,说如果像正常人那样能找个女孩结婚生子,那他一定会很幸福。”周友平是同性恋的身份只有几个最亲密的人知道,表姐周丽(化名)是其中之一。有很多妹子喜欢他。家里一直催着他结婚,可他总是笑,只说会找的。周丽曾认真地找他谈过话,表弟这才说出了自己是同性恋。
  
  周丽说,因为举止有点女性化,性格又温顺,有人经常笑他像个妹子一样,可表弟只笑,从来不反驳,也从来不和人争,是很能忍让的一个人。
  
  记者试图去他所就读的中专查找档案,知情人士告诉记者,周友平没有完成学业,选择了中途退学。而中途退学的人学校都没有存档。
  
  “跑场歌手”
  
  2000年左右有一定的名气
  
  1992年,周开始在长沙、湘乡的大小歌厅跑场子,虽然外表清秀,但他唱歌的声音却很浑厚,获得了不少好评。
  
  “他唱得很好,声音很大气,2000年左右有一定的名气,后来就失去了消息。”长沙一大型歌舞厅艺人林森评价。
  
  周友平一直没买房子,4月17日下午记者来到湖湘文化艺术品市场,找到了周友平2009年9月租住的房子,楼道狭窄得只能容纳一个人过,看上去租住条件一般。就在这个市场里的另外一栋楼里,周友平看着一名男子用上吊方式丧命,而他仍然在自己租住的四楼里上网,继续发帖约“奴”。
  
  “抢劫犯”
  
  曾利用迷药抢劫
  
  2006年6月22日晚,他约一男子到酒店开房。在房间内,利用药物致人昏迷,周拿走了手机和600元现金。
  
  6月26日,两人再次相遇发生争吵,周被开福区公安分局民警抓获,搜出药囊多粒,经刑事理化检验,证明药丸是安眠镇静药物。
  
  法院最后判了他3年刑,并处罚金5000元。
  
  2008年8月,他被提前释放。但回来之后,他再也没有继续跑场子唱歌。
  
  案发之后,他自己交代,卡内还有8万元存款。
  
  周友平的个人资料
  
  1972年生1989年进入省内某艺术学校花鼓班。此时开始喜欢男性。
  
  1992年后在长沙、湘乡等地的歌舞厅以唱歌为生。
  
  2006年6月因抢劫罪被判3年,2008年8月提前释放。
  
  2009年9月接触性虐恋网站,疯狂发帖。
  
  2009年11月28日被捕。
  
  别人眼中的他
  
  好友:“唱腾格尔歌的他,不懂感动”
  
  记者通过有关渠道,登录周友平的QQ。案发之后,周对空间进行了整理,只留下9个好友,而在QQ信箱里,除了某同性恋聊天室的一封注册邮件,再无其它信息。
  
  3天里,吴宝(网名)是9名好友中唯一上线的一个,“知道周友平犯案的消息,我觉得应该说点什么”。
  
  “我虽和他性取向不同,但我是他最好的朋友、他这个人又可怜又可嫌。”
  
  吴宝说,大概是1999年的时候,他就认识了周。“他歌声醇厚、大气,腾格尔一类歌手的歌他唱得很好。”
  
  长相“姣好”的周友平,被女孩子围着转,但“周一概不喜欢”。
  
  他不打牌、不喝酒、不抽烟,喜欢的事情,是逛街买新衣服、选购化妆品和香水,然后在人群中看帅哥。
  
  “他一点都不怕丑,性格很外向,我在他家里看到过10多个男朋友。”
  
  吴说,在一起的时候,周友平对钱看得很紧,几乎不请朋友吃饭,但是他在个人消费方面舍得花钱。
  
  “后来他觉得很无聊,玩得越来越过界,我们劝不住。”
  
  周友平出狱前我们几个朋友曾去看过他一次。他出狱后,我们又聚了一次,“他也没有表示感谢,也没有很感动的意思。”
  
  没看过他流泪、也没看过他特别兴奋,在吴宝的眼里,周友平的日子过得就像白开水一样。
  
  母亲:“他是被冤枉的”
  
 
 “儿子为何会走上这条道路?”
  
  “不知道,没这个人。”当听到这个问题时,周友平的母亲淘着米,面无表情地说。半个小时里,不管记者说什么,她就是重复着一句“没什么好说的,不知道。”当记者离开时,她说了一句“他是冤枉的”,仍是面无表情。
  
  村里人对周家的情况都用了“复杂”二字形容。
  
  按照村民的说法,周父是他杀的,被人打得内出血,在医院呆了3天就去世了。后来当地派出所来了人,按照刑事案件论处,将打人的村民判了9年。
  
  村支书说,其实村里人很少和周家来往,也很少见到周友平回来。
  
  小侄子:“叔叔性情很温和”
  
  “我叔叔是冤枉的,我相信他。”在这个14岁的孩子眼里,叔叔性格温和,喜欢唱歌而且唱得很好,对自己和奶奶都很好。这个在长沙的叔叔一年回来3到4次,每次回来都会给他买喜欢的玩具。
  
  “我相信叔叔。姐姐你告诉他要好好表现。”14岁的孩子泪流不止。他说姐姐你别怪奶奶不理你,其实她每天都在家里哭。
  
  小孩说叔叔没有任何东西在家,除了一张照片。最近几个月里,奶奶经常对着这张照片哭。
  
  表姐:“他没什么心计”
  
  “他从小缺失父爱,后来发现是同性恋,没想到现在变成这个样子。”周丽是周友平认的表姐,她没有同意见面,在电话里和记者聊了半个小时。
  
  “没什么心计,倒是经常会被人算计。”周丽说起了一件事,2008年周友平曾花了3000多元给母亲买了对金耳环,可后来说是洗耳环被人换了副假的回来。表弟没有追究只是又买了对金耳环送给母亲。“平时一个连鸡都不敢杀的人居然会犯下命案,他纯粹是心理变态了。”电话里,表姐说知道表弟犯的事后,她觉得“很恶心,受了惊吓。”
  
  记者手记
  
  解读周友平:
  
  “香水男人”的坠落轨迹
  
  歌厅的五光十色、乡村的萧瑟宁静;五一广场的漂亮繁华、大市场的杂乱无章……
  
  将近一周的时间,记者探访周友平长期生活的几个地点,试图寻找他的人生轨迹。
  
  是长得像陈坤的香水男人,是走腾格尔路线的跑场歌手,是有过多名同性朋友的男孩,是给母亲买耳环的儿子,是有点感情麻木症的朋友,是喜欢另类生活方式的性虐恋者……花花色色的脸谱,都是周友平——这个笑看6名男友死亡,不生半点怜悯心的变态杀人嫌凶。
  
  一声叹息,反思周友平的人生道路,他是如何堕入犯罪泥沼的?
  
  首先,不能排除他有心理或精神问题,一个目睹过父亲被人打死、尔后又受过感情欺骗的男子,他的内心深处有太多的阴暗面。
  
  其次,周友平个人的不良生活方式,成为酿发连环惨案的重要诱因。
  
  除了这些,周友平的现实处境,他所处的社会背景,更是导致这场悲剧发生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  
  为了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,他拼命读过书,考上了艺校,他靠自己的嗓子打拼。
  
  10年之前,他穿过最漂亮的衣服,唱过最美的歌。
  
  但之后,随着年龄增长,他突然发现城市中已没了容身之地。
  
  用周友平朋友的话来说,35岁后的他逐渐成了一个“多余的人”。
  
  他不懂得退守,又不知如何进步,由无聊而麻木,由麻木而寻找刺激。
  
  这或许就是他的犯罪道路,也是他的人生道路。
  
  所以,读完歌手周友平的故事,我想如果有关的社会机制,能够对类似周友平这些“多余人”,多一点制度性的关注和关爱,那就是我们现今能做的最大的工作。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